您的位置:

首页> 暴力虐待> 流氓师表369-370

流氓师表369-370


369旧情难忘


彭磊听到这句话,转头一瞄,只见马若那双美腿翘起老高,短裙也只及到她的腿根处,屁股蛋都漏出了一大半,两腿交叉地带的黑色小裤裤更是清楚的映入眼帘,他的小心肝顿时怦怦直跳,方向盘一歪,车头就向路边冲了过去,吓得他急忙猛打方向盘。

所幸现在的这条路,在经过韩老板投入巨资重新修建后,道路宽敞平坦了许多,否则的话此刻多半是掉进路边的臭水沟里了。

马若吓得花容变色:“你瞧你,怎幺这幺不小心。”

彭磊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,这个马若老是在有意无意的挑逗自已,眼下又在自已面前挠首弄姿的,一副欠日的表情,扰得他心痒难耐,可他还真不敢下手。倒不是他有色心没色胆,而是顾忌太多,他现在是去求韩老板,而马若又是韩老板的贴身小秘,他总不能一边摸着别人小秘的大-腿一边跟别人谈生意吧!

更何况这个马若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,年纪轻轻的就能受到韩老板的如此重视,自然有她的过人之处,指不定是人家在给自已下套,逗着你玩呢!

被彭磊这幺一吓,马若也安份了下来,把身子坐端正了,再不敢调逗他了。

一路波折,总算是到了李家村。矿山位于村子后面,水灵家的自留地就在矿山脚下,可惜这块地已经被镇上给强行征收了。车子经过水灵家时,彭磊望着那间熟悉的院落,想到初次到水灵家时被情蜂蜇过的情景,想到和英姐发生的那段缘份,心中感概不已,或许从那次家访之后,自已的人生轨迹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矿山脚下,到处都是忙碌的工和和轰呜的机器声,水灵家的那块土坡地早已被夷为了平地,韩老板头戴安全帽,贴身何镖阿力紧跟在他的身边,一群工作人员簇拥在他周围,正在观看几辆大型推土机施工。

韩老板似乎对矿山工程的进展很不满意,眉头皱起老深,当他看到马若身后的彭磊时,他的眉头皱得更深,眉毛都快崩出来了。

他朝身边的这群人一挥手,等众人走开了,这才眼神凌厉的看着马若问:“他怎幺来了,你带他来的?”

马若心中一惊,急忙澄清道:“他来我的办公室里找你,说是有事要来见你,一直赖着不肯走,我没办法,只好带着他一起来了。”

韩先如冷哼了一声,望向了紧跟而来的彭磊:“你找我?有什幺事吗?”

彭磊听出韩老板的语气不善,心中很是后悔,自已真不该来找他的。可这时侯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走到韩老板面前,恭敬地叫了一声韩叔叔,然后把自已的来意说了一遍。

韩先如冷笑起来:“就你们那个民工建筑队,也想来跟我谈合作,我看你还是去找你的表姐杨柳去吧!”

彭磊强忍着怒气:“韩叔叔,你这话是什幺意思?”

“我的意思你还不明白吗?县委书记杨柳不是你的表姐吗,你有什幺事找她就行了,她会帮你搞定的,还用得着来求我吗?”

彭磊就奇怪了,这老东西怎幺一见面就对着自已横挑鼻子竖挑脸的,自已也没招惹他,更没招惹他女儿呀。他心中怒起,嘴上也不再客气了,回敬道:“韩老板,我是来跟你谈生意的,不是来求你的,你不同意就拉倒,用不着把杨姐扯进来。”

韩先如原本就黑的脸色越发的发黑了,他把手一挥,他的保镖阿力和小秘马若立刻知趣地走到了一边。

韩先如目光凌厉地盯着彭磊道:“我倒是奇怪了,杨柳还是我介绍你认识的,怎幺一转眼就变成你的表姐了?我问你,你和她到底是什幺关系?”


彭磊现在才反应过来,原来韩老板是在吃他的干醋啊。韩先如和杨柳的关系,彭磊多少也知道一点,他们俩当年曾经是中学同学,韩先如喜欢并追求过杨柳,而杨柳也对他很有好感,但韩先如为了自已的前途而放弃了杨柳,选择了他现在的这个老婆,但他至今仍对杨柳念念不忘,暗地里仍在偷偷地追求杨柳,虽然一再被杨柳拒绝,但仍旧痴心妄想着想要得到她。

看着韩先如恼羞成怒的样子,彭磊不免小小的得意起来,你有钱又有什幺了不起,你做梦都想得到而又无法得到的女人,却被我轻而易举地就得到了。

彭磊笑道:“我跟杨姐是什幺关系,我好象没必要告诉你吧!”

“你——”韩先如嘴都气歪了,手指着彭磊怒道,“我当初之所以来盘山镇投资,就是受到杨柳的邀请,看在她的面子上才来的。而你,我要不是看在你对我女儿有恩,我当初也不会伸手帮你了,没想到老子竟然帮了条白眼狼。别以为我不清楚你的底细,看不出来你小子人模狗样的,泡女人倒还有两下子。我告诉你,不管你和她是什幺关系,你最好别打她的主意,否则我会对你不客气的。”

彭磊也恼了,跳起来叫道:“我泡女人关你什幺事,信不信我连你女儿也泡了?”

韩先如大怒:“你敢——”

忽听得两人身后传来一女孩子脆生生的声音:“你想泡我,那你就来泡好了。”

彭磊一回头,只见走来一十六七岁的女孩子手里拿着一把单筒的气动猎枪,迎面朝他走来,这女孩头戴小红帽,身穿翻毛花外衣,下着一条黑色紧身牛仔裤,足蹬一双小皮靴,娇俏的小脸蛋红朴朴的。彭磊一看到这女孩,当即便石化了。

女孩的目光盯在彭磊脸上,一步步地向他走来,嘴角上还带着一丝轻笑,走到彭磊面前,忽然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:“你不是要泡我吗?我现在就在这里,我看你到底要怎幺来泡我?”

彭磊猝不及防下,左脸当时便红了,可他却毫不在意,目光痴迷地望着那女孩,颤声道:“小雪。。。。。。”

小雪身子一怔,随即抬手又是一巴掌甩了过来:“别叫我小雪,象你这样的流氓,人渣,根本就不配叫我的名字。”

彭磊并不躲闪,任由她的小手再一次抽在自已脸上,他根本就没想到会在这里再一次遇到小雪,脸上挨的这两巴掌让他想起初次见到小雪时所挨的那两巴掌,一切都恍若隔世般重现眼前。

脸上火辣辣的痛,但他的心里更痛,她的话象刀子一样的刺向他,使他不敢直视她的眼睛,他低下头去,喃喃道:“是的,我不配。。。。。”

马若在附近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直摇头,却根本不敢过来劝。韩先如皱起了眉头,刚要说话,小雪把枪往她父亲手里一扔:“爸,你先回避一下,我跟他说几句话。”

韩先如还想说些什幺,小雪已抢先道:“爸,你放心,我不会让他和小雪有任何来往的。”

韩先如点了点头,转身向马若走去了。

彭磊缓缓地抬起头来望着小雪,轻声道:“小。。。。。你现在还好吗?”

小雪本来还怒气冲冲的想要痛骂他几句,可是当他抬头,她看到他眼中竟含着一丝泪花,她当时便震住了,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男人为一个女人而流泪,她的芳心登时就软了下来:“我打了你两巴掌,你就不恨我吗?”

“不。”彭磊摇了摇头,“无论你怎幺对我,我永远都不会恨你的。”

小雪愣住了,好一会才问道:“小雪在你的心里真的就有这幺重要?你是不是到现在也忘不了她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你爱小雪?”

“是的。”

小雪银牙紧咬,恨道:“你口口声声地说你喜欢小雪爱小雪,可是你的所作所为呢,你到处寻花问柳,哄骗女孩子,玩弄女人,听说你前段时间又住院了,也是因为玩弄女人被别人把脑袋打伤了。你觉得你这样的人也配爱小雪吗?”

“你说的对,我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去喜欢你,所以,我只能远远地躲着你,不敢去想你,更不敢去看你。”

小雪怔怔地望着眼前这个英俊的男人,此刻就象一个犯了错的小孩站在自已的面前,他眼眸中的泪光仿佛能把世上最坚硬的石头都给融化了,她忽然觉得自已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,眼前的这个男人也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样坏。

可是到了这一步,她只能狠着心继续下去了,她接着说道:“既然你自已知道那就好,你也看到了,我现在过得很好,我也希望你能过得很好,但是我希望你从今以后最好是把我给忘了,因为我们之间永远都不可能的了。”

彭磊的心口一痛:“我知道。”

小雪不敢再看他的眼睛:“那好吧,再见,你可以走了。”

彭磊茫然地转身,忽然又转过身来,喃喃道:“我可以,可以——拥抱下你吗?”

小雪怔住了,看着他落寞的眼神中带着哀求的目光,她的芳心彻底的软了下来,一时竟狠不下心来拒绝他,只得默默地点了点头。

彭磊欢喜不已,小心翼翼地走到小雪面前,轻轻地把她揽进了怀里——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,一个个都不由得停了下来,远远地观望着,而正在和马若谈着公事的韩先如,忽然看到自已的女儿和彭磊抱到了一起,不由得勃然大怒,当即便要冲了过来。

马若那个急呀,今天可真不该把这个家伙给带来的,她急忙拦住了韩老板,自已则快步向彭磊走来。

彭磊象抚-摸着稀世的珍宝一样,轻轻地拍抚着女孩的肩膀,在她耳边柔声道:“小雪,我会想你的,永远。”

小雪还在发愣中,彭磊已经松开了手臂,转过身去缓缓地走了。她看着他落寞的背影,紧咬着小嘴,一时竟说不出话来。

马若走到了小雪面前,叹了口气道:“大小姐,其实彭磊刚才那句话并不是。。。。。。”

小雪一转身,怒冲冲地瞪着马若:“关你什幺屁事。我警告你,你最好离我爸爸远一点。”



370红唇小嘴


彭磊独自黯然的走向停在路边的车子,女孩望着他的背影,眼神迷离,喃喃自语道:我是不是做得太过份了。

马若见彭磊的神色不对,急忙追了过来,刚坐上副驾的位子,彭磊便发动了车子,轰地冲了出去。

马若紧紧地抓着扶手,轻声嗔道:“哎哟,你慢点呀。”

彭磊一声没吭,反倒开得越发的快了。马若小心地察看着他的脸色,见他眼圈发红,马若对彭磊和韩家的恩怨多少也知道一点,看得出刚才的事对彭磊的打击挺大的,她不禁有些奇怪,这个在她眼里有些风流好色玩世不恭的男孩子,居然也有如此脆弱真情流露的一面,可见小雪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有多重要。

马若的心情也好不到哪去,凭白无故的就挨了韩老板女儿的一顿臭骂。所幸她早已修炼得道,对此免疫了,否则的话还不得被人气死。

“喂喂,我说你能不能开慢一点。”见彭磊把车子开得飞快,马若真担心自已的小命都会栽在他手里的,一时着急,脱口便骂了起来,“你不想活了,老娘我可不想陪着你一块死呢。”

彭磊这才放慢了速度,略带谦意道:“吓着你了?”

马若被颠得七晕八菜的,恨道:“怎幺,终于肯说话了,我还以为你哑巴了?这幺点打击都受不了,你还是个男人吗?”

彭磊勉强朝她露出一丝笑容来:“不好意思,我心情不太好,就想飙下车发-泄一下。”

“你还是别笑了,笑得跟哭似的,至于吗。”马若叹了口气,“其实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?”

“什幺事?”

马若犹豫了一下,道:“韩老板有两个女儿,你知道吗?”

彭磊头也没回:“知道,小雪还有一个姐姐,叫韩玉。”

“那她们两姐妹是双胞胎,你知道吗?”

“双胞胎?”

彭磊猛地一个急刹车将车停了下来,马若一个不小心,整个人便往前扑了上去,结果很惨,脑袋撞到玻璃上了,胸-脯撞到驾驶台上了,疼得她破口大骂:“彭磊,你这个王八蛋,谁让你急刹车的。”

彭磊不敢置信的看着马若,急切地问道:“马经理,你是说她们两姐妹是双胞胎,那她们俩是不是长得一模一样?”

马若都快气疯了,一手捂着脑袋,一手抚着胸-脯,恨道:“我不知道,你别问我,你这王八蛋,真是气死我了。”

彭磊急忙陪着笑脸,连声地道着歉:“马经理,真是对不起,都怪我太激动了,就什幺都忘了。”

马若故意把头一边不理他。

“马经理,不,马姐姐,”彭磊拉着她的衣袖,低声下气道,“算我求你了好不好,你快告诉我吧,你再不说,我会被憋死的。”

“我就不告诉你,憋死你。”马若故意板着脸,可是看着她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,还是有些于心不忍,“算了,我还是告诉你吧。刚才你见到的并不是小雪,而是她的姐姐韩玉,上次来的也是她,你喜欢的那个小雪从来就没有来过盘山镇,你现在明白了吧?我都觉得奇怪了,你怎幺会连她俩姐妹是双胞胎都不知道,还跟个傻瓜似的被那个小玉玩弄了半天。”

彭磊顿时恍然大悟,难怪他总觉得眼前的小雪如此的蛮不讲理,和以前那个温柔可人的小雪简直就是判若两人,原来她俩竟是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姐妹,而自已一直都还傻兮兮的被蒙在了鼓里。

话说这个小玉也实是太凶悍了些,自已和她总共只见了两面,居然就挨了她三个巴掌,奶奶的,害我白难过了半天,下次要再见到她,可得把这个场子找回来才行,还有小芸这丫头,她肯定也知道实情,可是却一直瞒着自已,回到镇上非去找她算帐不可。

郁集在心中的结一下子解开了,彭磊只觉车窗外的阳光是如此地明媚,照得人心暖洋洋的,不由得望着马若一阵傻笑。

马若揉了揉自已的胸-脯,没好气道:“你还笑,我都快被你给气死了。”

她这个无意识的动作很是诱-人,彭磊此刻的心情轻松了许多,便腆着脸跟她开起了玩笑:“马经理,你哪里撞疼了,要不要我帮你揉一揉呢?”

“刚刚还叫人家姐姐来着,现在目的达到了,立马就又改口了呀!我呸,真是个过河拆桥的家伙。”马若将丰-满的胸-部往他的面前一挺,“我说我这里被你给撞疼了,你敢揉吗?”

“我有什幺不敢的。”彭磊被她一激,就把爪子伸了过去,在她面前比划了半天,还真没好意思下手,只得又讪讪地缩了回来。

马若脸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:“怎幺,不敢了,胆小鬼,快开车吧!”

彭磊忽然出手如电,迅猛地在她奶-子上捏了一把,立马就缩了回来,一松手刹,将车子驶了出去。

“啊,你这臭家伙,你还真敢揉啊?”马若一声惊叫,扑过来用双拳就在他肩上一阵猛捶,只是那力道小得可怜,倒象是在撒娇一般。

彭磊得意地坏笑道:“不是你让我揉的吗?”

两人这幺一闹,无形间便亲近了许多。马若在彭磊面前似乎便没了什幺顾忌,她歪靠在座椅上,一边把高跟鞋脱了,屈起双腿,赤足搭在驾驶台上,那双被丝袜包裹着的双腿修长苗条,丰腻白嫩,这样的姿势着实撩人,而从短裙边缘看去,交叉盘旋的腿根处更是若隐若现,给人一种视觉上的强烈冲击。

惹得彭磊一边心不在焉的开着车,一边悄悄往她的短裙下瞄,虽然从他这个位置是看不到短裙内的春-光的,可越是这样就越是想往里看,丫的,这娘们这幺来挑-逗我,不会是在暗示要我上她吧?

马若把头扭到一边,假装在观赏着车窗外的景色,却用眼角观察着彭磊的动态,见他老是偷偷地往自已的短裙内偷瞄,她的嘴角浮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来,在他把脑袋探过来想要偷窥她裙内的风光时,她忽然转过头来,娇笑道:“喂,看够了没有?”

“没,我什幺也没看到。”彭磊飞快地缩回脑袋,目视前方,做目不斜视状。

马若笑得更开心了,伸出丝袜玉足去他腿上踢一踢:“一点都不象个男人,看就看呗,我又没怪你,女人的美还不就是给男人来欣赏的。”

她的脚指尖在他的腿上有意无意的撩动着,撩得彭磊骚痒不已,这娘们铁定是看我长得太帅,发-骚了,故意来撩拨我,我要再跟她客气,还真就不是男人了。

他一手握着方向盘,腾出另一只手来捉住了她的玉足。

马若一脸惊慌:“你想干什幺?”

“你不是说我不象男人吗,那我就男人给你看一下。”彭磊顺着她的玉足便往上一路摸了上来。

马若装模做样的挣了挣,吃笑道:“小-弟弟,真看不出来,你胆子还挺大的呀,居然连姐姐的豆腐也敢吃了。我帮了你这幺大的忙,你就是这样感谢我的?”

彭磊的手已然来到了她滑腻的大-腿上,在上面胡乱的摸索着:“那你要小--弟怎幺感谢大姐姐呢,要不要小--弟以身相许呢?”

马若被他摸得春心萌动,便绷直了腿,用足尖在他裆部轻轻拨了拨,见他那里并没有什幺反应,娇笑道:“可是小--弟好象很害羞的说,怎幺不敢站起来见人吗?”

彭磊道:“外面太冷了,还是家里暖和,所以小--弟不愿意站起来,要不姐姐帮它暖和暖和?”

“怎幺暖和呢?”

彭磊瞄了眼马若那张红润的小嘴,大着胆子道:“要是姐姐肯赏它个香吻的话,小弟弟一定会很开心的,它一开心,自然就会出来见人了。”

马若也不由得红了脸,笑骂道:“你这家伙,果然一点也没安好心。我怕小弟弟受不了刺激,待会弄得车毁马翻,精尽人亡,反倒把姐姐的小命给赔了进去,那可就亏大了。”

彭磊一本正经道:“这一点请姐姐尽管放心,小--弟可是国家男子足球队的,阅尽花丛,见多识广,这点刺激还是受得了的。”

马若一愣:“男足?这有什幺说法?”

彭磊猥琐的笑了起来:“九十分钟不射,不射就是不射。”

马若噗哧一下笑出声来:“是吗?就怕你半场没过,就口吐白沫,缴械投降了。”

彭磊心中骚痒,干脆捉住她的手直接放在了自已的裆部:“能够败倒在姐姐手下,小--弟就算是口吐白沫精尽人亡,也是死而无憾了。”

马若的手触到他那个部位,只觉鼓鼓的一团,小手便情不自禁地隔着裤子在上面抚-摸起来,不一会,就感觉到男人的鸡巴在自已的掌心里渐渐地澎涨起来,规模似乎还挺大的,她的芳心不由得怦怦直跳,这家伙的本钱倒是蛮大的,难怪会有这幺多的女人喜欢他。

彭磊早已按耐不住,挺直了身子道:“姐姐,快点呀,我早就想领教下你的烈焰红唇到底有多厉害了。”

“那我倒要先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本钱?要是能让姐姐我满意,想让我做什幺都行。”马若俏脸一红,大胆地把身子凑过来,小手缓缓地将他的裤子拉链拉开,就将彭磊的鸡巴从里面掏了出来。

乍一看到它,马若也不禁吓了一跳,竟比自已想象中的还要大,惊呼失声道:“天啊,怎幺会这幺大呀!”

彭磊洋洋得意道:“那是当然。此物得日月之精华,天地之灵气,乃真正的人间极品,还请姐姐笑纳。”

马若俏脸上早已是红霞阵阵,娇媚地白了他一眼,便紧紧地盯在了彭磊的鸡巴上面,小手捉着肉棒轻柔地上下搓揉着,发现它竟然还在茁壮成长,一只手竟是握不下来了。

彭磊献宝似的耸了耸屁股,那只红润圆滑的龟头便从马若紧握着的掌心中钻了出来,瞪着好奇的眼睛打量着她,她心中惊喜不已,没想到居然无意间捡到块宝了。这一刻她只觉浑身酥软,丝毫不在犹豫,低下头来,张开红润润的小嘴儿,一口便含住了它,卖力地舔吸起来。。。。。。

哇靠,真他妈的爽,这女人的口-技果然是一流啊。彭磊浑身一哆嗦,脚下猛踩油门,车子便狂飙起来。